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坡斋

问君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日志

 
 

(转载)书法的首要责任是把字写好——评陈振濂书法大展《社会责任》  

2015-01-19 12:28: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法的首要责任是把字写好

——评陈振濂书法大展《社会责任》

 

当我在《书法导报》上看到陈振濂书法大展《社会责任》的报道后,心里一阵欣喜,这里明显透出书法应重视内容的问题。一个曾提出“把书法引向西方抽象表象主义”的人,今天突然提出书法的“社会责任”这样一个命题,而且以自己的作品来印证,这不能不让人期待。但是当我查阅了所能见到的资料,我却失望了,书法的“社会责任”是这样的吗?

书法的“社会责任”也好,“文化责任”也好、乃至“艺术责任”、“书法责任”,首要的责任就是要把字写好,因为这是书法艺术,字是基础,不顾字的好坏来谈“责任”,就不是书法。

对陈振濂书法的评价,我写过两篇文章(见拙著《批评的批评——走近书法经典》3741页,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5月版),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陈振濂真正的上乘之作是简牍,将章草的笔意融入隶书,自然、别致、醒目,正文大小字的搭配,题、跋的精心设计,落款的精巧,堪称经典之作毫不为过。一个人在书法的某个领域起到引领的作用,实属不易,况且陈振濂还不止这点。”(见图1但是对于他的大部分作品,特别是他的擘窠大字提出了批评,认为他的作品“笔墨的柔弱是致命的缺陷”,大字多为“机械地拼合”。

书法的首要责任是把字写好——评陈振濂书法大展《社会责任》
           图1  陈振濂   简牍书法

 

此次展览,陈振濂在“社会责任”部分,讲了这样一段话:“古代本来就是记录社会时代的书写,但古代没有书法艺术展览;今天我们的书法展览,却不再记时述史,与社会脱节;故尔在当下的书法艺术展览中重新强调对社会的承载责任,这是一种颠覆宋元以来既有传统的大胆改革。书法不仅仅是抄录唐诗宋词而无关时事的雅玩,应该恢复它上古时期作为承载时代记录文献的人文功能,尽管这样的传统已经失传了上千年。应该把书法从文人自娱自乐的书斋中拉出来,拉向火热的当下社会生活。直接用艺术来记录与反映民生诉求,反映时代主题。”这段话大有忽悠“运动来了”的意思,这是一场“颠覆宋元以来既有传统的大胆改革”,“ 应该把书法从文人自娱自乐的书斋中拉出来,拉向火热的当下社会生活”。这里有两点需要明确:一是这样的传统并没有“失传了上千年”,这种提法大有哗众取宠之嫌;二是书法作为一门艺术,它到底应该如何反映“社会生活”,“记录”还是表现?第一个问题很简单,只要翻阅一下明清以来,直至民国、解放后以及改革开放以来的书法史,看看哪一个书法大家不是用自己书法艺术来反映时代的心声:扬州八怪之首的郑燮,以其大巧若拙的书法,抒发出内在的心声:“英雄何必读书史,直摅血性为文章;不仙不佛不贤圣,笔墨之外有文章”;吴昌硕他把最古的篆隶书体推向无人企及的高峰,成为划时代的艺术大师;于右任从实践和理论两个方面强调书法的社会文化作用,创造了划时代的《标准草书》;林散之83岁时写下了气吞山河的好诗:“足登太白峰,手揽峨眉月,金顶天下奇,时观太古雪。60岁开始学习草书,由于他有绘画和书法的功底,晚年竟创造出“林体”草书;启功更是“德艺双馨”、“厚积薄发”、“‘启体’意蕴”(同上)的书法大家。这些书法大家的共同特点就是将书法的社会责任以及文化责任、艺术责任、书法责任与书法的创新和发展紧密相连,立足于汉字从古到今向书法艺术的巅峰发展,总是在探索如何将字写得越来越好、越来越美,他们实践回答了第二个问题:书法是社会生活的表现,而不是“记录”。

而陈振濂书展的“社会责任”部分,是他此次展览的重点,“关注社会民生,关注书法的当下语境,关注书法的阅读与历史文献价值,试图以书法去衔接社会,强调书法家作为时代中坚与知识分子所应承担的记时述史的社会责任。(展览说明)这几个“关注”,对一切人文学科不都应该如此吗?那为什么要强调书法应承担“记时述史的社会责任”,是对自己所提出的“把书法引向西方抽象表象主义”的反思,是对“学院派”所提倡的拼接法提出修正,还是要真正实现他所提倡的“绝对无视法则的规定如书法空间的平衡、比例、节奏等有序性格,无视书法线条的立体感、力量感、节奏感等历史内容。”他埋怨“中国现代书法中的这种饭技巧常常不是刻意、准确、暴露、概括的;而无处不可看出作者缺乏驾驭能力之后的无可奈何与捉襟见肘。”于是他要用自己的书法实践,来实现“划线用笔也不求顿挫,缺乏风骨,线条可以是疲软、浮躁、尖利、抛筋露骨;黑色可以泛滥、灰黯、无所控制;当然,疲软与浮躁也未必不是一种格调,如果刻意追求其间的‘丑’——立足于审美关系上的丑,我们也许能看到像罗丹《欧米哀尔》那样惊心动魄之作(陈振濂《中国当代书法与西方“书法画》,《中国书法大观》第680页)从他提出这样的观点到现在已将近20年了,此次的“记时述史”的书法是否是“那样惊心动魄之作”?请看他的两幅作品(图23):

 

         2          陈振濂《沈正华述城市送水工》


            图3    陈振濂《段国勇述行乞诸相》


               图4 陈振濂《西泠社陈列历代名家名人印谱小启》


                    图   陈振濂《陆俨少》

 

2、图3这两幅作品确实是“划线用笔也不求顿挫,缺乏风骨,线条可以是疲软、浮躁、尖利、抛筋露骨。”这种“疲软与浮躁”的作品究竟为社会尽到了什么“责任”?难道记述了某件事情就算尽到了“责任”,那么用硬笔书写、用计算机打字不是更迅速、简便吗?罗丹的《欧米哀尔》,塑造了一个丑得不能再丑的裸体老妓女,“那样惊心动魄”来源于它对不合理的、吃人的、黑暗社会的批判。而书法的丑——“疲软与浮躁”如何能成为“一种格调”,成为一种美,陈振濂告诉我们是可以的,只是因为当代书家没有本事:“无处不可看出作者缺乏驾驭能力之后的无可奈何与捉襟见肘”。其实,以上的两幅作品就足以说明陈振濂自己有没有本事将“疲软与浮躁”的丑书变成有“格调”的“美”书。我在《书法三要素》中指出:“书法之力与蛮力无关,它是稳健之力,协调之力,它来自于智慧和长期技能的磨练。‘力不从心’是书法大忌!……笔力的柔弱、疲软和拖沓,而这些弊病却经常出现在各类展览和报刊、杂志上,有的还出自名家之手。”

“文化责任”、“艺术责任”中的“守望西泠”和“大匠之门”两部分,看得出是陈振濂的用心之作,不仅具有文献价值,而且具有书法价值,作品都是从心中流出,自然、流畅、舒展,运用了自己擅长的行草手札书体(图4、图5)。我们可以将这两幅作品与上两幅作品比较一下,好坏、优劣,一目了然,而且这两幅作品还书写在上两幅作品之前,后者还有了理论上的高度——书法的“社会责任”,按理后者会比前者写得更好,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图4中的开头数句,图5中的“杜甫诗意舒卷”,畅达、连贯的笔墨,在图2、图3作品中几乎没有。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不外乎有两种:一是浮躁的心气与技法要求相冲突,图2、图3作品的出现就属于这种,这么大的一个主题,如何以书法的形式来表现,并没有想清楚,因为书法不仅仅是“记述”;二是美好的愿望与功力不足相冲突,请看陈振濂的大字书法(图6789):

6《桃花源记》(局部)其中“桑竹之属”由于“”字的涩笔和末画的拉长,有一定的生气,其它各字,笔画散乱,“豁”、“土”、“田”、“其”等肥钝无骨,臃肿乏力,“旷”、“来”、“作”、“不”等抛筋露骨,板滞生硬;各字独立,互不相连,特别是语气相通之词,如“豁然”、“开朗”、“美池”、“阡陌”、“相同”等,也都互不呼应,生冷相对。书写的状态与书写的内容格格不入。图7《凍铁》和图8《白云》这样的字,无需会写,只要会画就可以,因为没有技法可言,特别是“白云”二字,用刷子就可以刷出来,这样的字怎么就体现了汉字的美呢?所谓的“古隶新韵”不外乎是将篆书融入隶书之中,弱化“蚕头燕尾”,隶书以骨劲茂丰取胜。邓石如是这方面的大家,我们看他的图9隶书屏,遵循书法发展的自身规律,将中锋用笔极深地渗入隶书之中,篆情隶意,融秀逸、淳厚、奇古、恣肆于一身,使书法达到了“平和简静,遒丽天成”的艺术境界。(参见朱仁夫《中国古代书法史》)至于陈振濂的金文书法(图10,只是简单地融入了一些小篆的笔意,离金文书法的深度还有相当的距离。

书法的首要责任是把字写好——评陈振濂书法大展《社会责任》
        图6   陈振濂《桃花源记》(局部)

                   7  陈振濂《凍铁》

书法的首要责任是把字写好——评陈振濂书法大展《社会责任》
              8   陈振濂《白云》

书法的首要责任是把字写好——评陈振濂书法大展《社会责任》
           图9  邓石如《宋敖陶孙评隶书屏》

书法的首要责任是把字写好——评陈振濂书法大展《社会责任》
            图10    陈振濂《周金文铭》

 

    我十分赞同陈振濂提出的书法的“社会责任”问题,因为它具有文化与艺术相融的性质,写字、认字、美化字(书法)是一体的,因此书法的首要“社会责任”,就是先把字写好,特别是对青少年的要求,要引导他们识别字的好坏、优劣,特别不能将伪劣产品推销给他们。字是不能造假的,否则所产生的恶果要比物质产品严重得多。书法有没有标准?有!我在一年前提出了“书法三要素”的问题,时至今日已有数百人转载、收藏,可见人们对这一问题的关注。书法如何科学地运作已是迫在眉睫。

 

      

分享: (转载)书法的首要责任是把字写好——评陈振濂书法大展《社会责任》 - 文轩斋 - 文轩斋 (转载)书法的首要责任是把字写好——评陈振濂书法大展《社会责任》 - 文轩斋 - 文轩斋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